新闻资讯 News
联系我们
联系地址:廊坊市
邮 编:123456
联系电话:0760-85528555
公司新闻
首页 > 新闻资讯 >公司新闻
柯蓝:16岁做模特赚钱 最忙时月入30万港元
时间:2017-11-30

柯蓝描述年轻时在香港打拼被当地人说“大陆妹过来抢钱啦’,那我也无所谓。”
柯蓝柯蓝
从年初的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,到不久前收官的《急诊科医生》、正在播出的《猎场》,都能看到演员柯蓝的身影。做过模特、当过主持人,30岁时因为被叫“姐”备受打击,“为了证明自己还年轻,输得起”,她转而做了演员。

  非科班出身的柯蓝,总是把“不知者无畏”挂在嘴边,“我一直很唾弃他们说你没学过,你就敢做?你看国外最棒的主持人都是没有学过这个专业的,演员也一样,只要你有赤子之心,你把心掏出来,谁能说它不鲜活?一位老师跟我说过‘为什么大人演不过小孩,小孩演不过猫狗?因为它是真的’。所以只要你能感同身受,你谁都能演得过。”

  1

  从小被“扔来扔去”学会了察言观色

  柯蓝本名钟好好,爷爷是新中国第一批上将的一员钟期光,曾任华中野战军政治部主任,辅佐过陈毅和粟裕,奶奶凌奔出生于大户人家,“她读了很多书,一心要投奔革命。曾被日本人从左肩到右臀砍了一大刀,最后是被战友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。”

  “柯蓝”这个名字是她自己改的,出道时舅舅提议取“南柯一梦”,让她叫“柯南”,但她不喜欢“南”,便改成了“蓝”。虽然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在军队大院长大,但特殊的家庭环境并没有让她有任何优越感,反而“想要逃离这个家庭,因为他们都是穿着军装,我要花裙子。只有到了一定年龄后,才会觉得这是我的血液。”

  柯蓝的妈妈是舞蹈演员,在上世纪80年代末,改行做了经纪人,经常随文艺团体到国外演出。由于父母工作忙,“谁有空谁就带我,我在北京、无锡、上海都生活过,父母没空,叔叔姑姑姨妈舅舅就会站出来说‘我来带孩子。’所以从小学开始,我就被‘扔’来‘扔’去。”

  这让柯蓝从小就学会了察言观色,“我属于比较憨的小孩,开窍慢,我能想到的讨好方式就是做个好孩子。”

  2

  16岁做模特赚钱 最忙时月入30万港元

  父母离婚后,柯蓝随母亲去了加拿大读书。16岁那年,她在香港做起了模特,“那个时候家里出现了一些经济危机。对于大人来说是危机,但对于我来说只是从大房子搬到了小房子,没多大事。而我做模特是可以帮到家里的,因为挣得太多了。而且并不是全职做模特,边读书还能边挣钱,我特高兴。”

  做模特最忙的时候,柯蓝一个月可以接到六七个广告,挣三十多万港元,当然,这个工作并非是个享福的活儿,“我每天都背一个双肩包,里面装着个很重的照片集,是我的简历,还有一双白高跟鞋、一双黑高跟鞋,一条黑裙子。一路沿着香港地铁走,只要有广告公司,我就去试镜。虽然在香港生活了很多年,广东话会说,但是人家一听就知道不是土生土长的,他们会说‘大陆妹过来抢钱啦’,那我也无所谓。”

  虽然能挣到很多钱,但柯蓝并不想永远做个模特。1994年,通过面试,她进入了星空音乐台,成为了第一代亚洲VJ。“家里人其实是反对的,他们希望我能继续读书。我是先找到工作才告诉他们的,我妈很惊讶,她当时已经适应了我做模特的工作,以为我只是接到了一个新广告。好在我家一直很民主,我妈也没有挽留,就送了我四个字‘好自为之’。”

  3

  做了十年主持人 却在30岁时选择转行

  至今柯蓝都记得,去台里面试的那一天,她留着小寸头,穿吊带背心、短裤配靴子。外籍台长觉得西方人不会喜欢她这样的东方女孩,“但是有个女台长叫吴亚姗,她很喜欢我,她和外籍台长说,‘你留下这个女孩,她可能不一定受到男性观众的支持,但女性观众会很喜欢她。’”两个月后,她收到了两麻袋的读者来信。“当时我要开学,台里的试用期是三个月,我等不了了,我就把两麻袋信拎到台长办公室,问他要还是不要?要我就留下,不要我就走了。”最终,她被破例留了下来。

  这段做主持人的经历,也是柯蓝口中“最幸运”的一段日子,“那是一个特别健康温暖的电视台,我们五六个小孩没有一个人学过电视是怎么回事。公司对我们也特好,去哪儿出差都是一人一间房,但我们就喜欢挤在一间房里,睡沙发、睡床、睡地上,第二天早上各自爬回自己房间洗澡梳妆。回想我在香港做主持十年,没跟任何人吵过架、红过脸。”

  2004年,在主持事业上进入疲惫期的柯蓝,转战内地改行做了演员。“主要还是年龄危机。想着30岁了,出道时别人把我当最小的来看待,突然之间,所有人都叫你姐了,必须承认这是一种打击。”柯蓝觉得人变老的一个标准就是不再好奇,不愿意再放弃,“其实舍就是得,我之所以放弃当时稳定优渥的职业,就是想证明我自己,我还年轻,我输得起。”

  4

  炮轰剧组成被告 几近失业时遇到张黎

  虽然做了演员后的柯蓝,感受到了巨大的心理落差,“拿的都是新人的价钱,但这就是自己选的路。”不过,真正让她深受创伤的,则是另外一件事。2005年,柯蓝在其参演的电影《惊情神农架》发布会上,表达了对剧组拍摄期间破坏环境的不满,导致她被制片方和当地文化局联名告上法庭。蝴蝶效应带来的最终结果是,没有剧组敢再找柯蓝拍戏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柯蓝的日常就是——待在家里看书、打官司,期间她还患上了荨麻疹。“人遇到大事都会蒙的,我没想到说句真话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。但是后来我也想明白了,那时那刻我会那样选择,既然来了,就得面对。”

  两年后,官司打赢了,荨麻疹也慢慢好转。柯蓝顶着还没消肿的脸去经纪人王京花家谈签约的事情,恰好与导演张黎擦肩而过,“一个进门、一个出门,前后不到一分钟,他(张黎)扭头就跟剪辑师刘淼淼说:‘找柯蓝演瞿霞’(《人间正道是沧桑》中角色),我当时都惊着了。”当然,最后拿下角色靠的还是柯蓝曾经做过主持人的职业素养,“拿到剧本后,我熬通宵看完了,并且找到每一个人物的原型。毕竟我曾经是一个记者,我习惯刨根问底,要做好全部的准备才能去跟别人聊天。”第二天,一见面,“黎叔(张黎导演)震了,因为这根本不像一个刚接触剧本的演员。”

  在此之前,柯蓝从来不看自己演的戏,但在《人间正道是沧桑》开播前,她迫不及待地去买了光盘。“我打电话给黎叔说我绷不住了,我要去买盗版光盘。黎叔说你敢,打断你的腿,然后我又绷了几天,想着打断腿我也要看。当时我在泰国,别人都是阳光沙滩,只有我在那看着自己的戏哭。”

  [话外音]

  拍完《急诊科医生》 签下“生前预嘱协议”

  在不久前收官的电视剧《急诊科医生》中,柯蓝饰演张嘉译的前妻,一位擅长打医患官司的律师。接演这部戏,柯蓝说是冲着导演郑晓龙去的,而在拍摄过程中,柯蓝最大的收获就是接触到了“生前预嘱”。“就是我到了将要死去的那天,不要过度地治疗我,让我干干净净地走,我没有什么不舍。也许不舍的就是我妈,所以我很自私地希望我走在她前面。”

  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,也与柯蓝之前的经历有关,“我此生最爱的人是我奶奶,她去世时自己是知道的。她有八个孩子,四个儿子,四个女儿,女儿里有三个是医生,都知道妈妈即将面对的是什么。但家里规矩严,哥哥们坚持要抢救妈妈,方式就是开喉。开喉是非常不人道的一种抢救方式,而且也不可能增加多少生存机会,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在那里受罪,为了延长一丁点的寿命。”这一幕让柯蓝永远也忘不了,所以拍完《急诊科医生》她就签订了“生前预嘱协议”。

  新鲜问答

  新京报:不管是做模特还是当主持人都很顺遂,是幸运更多一点,还是努力更多一点?

  柯蓝:幸运,好命一条。

  新京报:做模特时,虽然个子不高却总能压轴出场?


柯蓝:从我出国开始,就知道我要打破一些东西。从小我就是一个长得不好看,个头不高,但是很生动很努力读书的孩子。我奶奶告诉我:你就是不好看,但是你是独一无二的。他们也会培养我各种取悦别人的技能,小时候就有讨好型人格。

  新京报:为什么现在性格转变这么大?

  柯蓝:因为需要我讨好的人都走了,这是转变的最大动力。

  新京报:那感情观会随着年龄而改变吗?

  柯蓝:不会有什么改变,我还是认为爱是值得被信仰的,而不是爱情。

  新京报:现在接戏的标准是什么?

  柯蓝:有钱没钱,现在片酬都给小鲜肉了,急死我了,当然角色要是看不上也不会接的。

  新京报:请分别评价一下你曾从事过的三个行业模特、主持人和演员。

  柯蓝:模特我是先天不足,主持人是后天不干,演员现在是乐在其中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